首頁 > 新聞 > 正文

正和生態:用8成IPO募資補流,與多個客户打官司“討債”

時間:2020-11-19 16:30

來源:金色光

評論(

北京正和恆基濱水生態環境治理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簡稱:正和生態)主營業務涵蓋生態保護、生態修復、水環境治理、生態景觀建設及規劃設計服務。目前,公司正在衝刺IPO。

現金流緊張,募資12億補流

從基本面業績來看,2017-2019年間,正和生態的主營業務收入分別為8.71億元、13.14億元和10.23億元,同比增長分別為34.79%、50.81%和-22.20%,2019年正和生態的收入就已經出現了負增長。

從招股書中披露的信息顯示,正和生態2018年度、2019年度的新簽訂單量較2017年度下降明顯,導致正和生態2019年的營業收入較2018年下降22.20%,為10.23億元,2019年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的歸屬於公司普通股股東的淨利潤較2018年下降40.30%,為9471.75萬元。

此外,正和生態的應收賬款的情況也不容樂觀。應收賬款餘額情況顯示2016年到2019年年末,正和生態應收賬款賬面餘額分別約為7.65億元、11.02億元、14.19億元和17.39億元。正和生態主要從事工程施工業務,因此按照與業主結算金額確認相應的應收賬款,工程結算與回款存在時間差,導致公司應收賬款金額和佔比均較大。

然而,應收賬款的壓力未來可能不會減小。正和生態在招股書中表示,在目前現有的應收賬款結算模式下,隨着營業收入的增加,應收賬款餘額相應增加。但2019年,正和生態出現營收較2018年下降,應收賬款餘額卻依然上升了22.51%,這説明2019年的應收賬款回款情況不及預期。

環保企業由於項目所有權問題,會計處理上通常不確認為在建工程和固定資產,而是根據合同情況,將運營期間保底部分確認為應收/長期應收款項,其他部分確認為無形資產。根據正和生態資產負債表數據,2018年到2019年長期應收款分別為6.95億元和8.16億元,佔總資產的比例分別為30.00%和29.49%。這對正和生態的現金流壓力就更加巨大。

另外,隨着此前東方園林等生態環保建設的龍頭企業此前由於資金問題暴雷,環保企業越來越重視現金流穩定。

2017-2019年,正和生態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分別為5.89億元、4.03億元和6.50億元,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分別為0.70億元、-4.88億元和-2.23億元,2018年及2019年連續兩年都是現金流失的失血狀態。

正和生態計劃此次募集資金14.52億元,將用於戰略及管理提升項目、生態保護與環境治理研發能力提升項目、信息化建設項目、補充工程項目運營資金,所需金額分別為3000萬元、1.61億元、5062.10萬元、12.1億元。從金額上看,最重要的是補充資金,佔比超過80%。

聲稱壞賬風險小,卻頻頻和客户打官司“討債”

另外,從應收賬款賬齡來看,正和生態賬齡在1年以內的應收賬款的比例也在逐漸下降。報告期內,公司賬齡1年以內的應收賬款賬面餘額佔應收賬款總額的比例分別為70.24%、62.19%和45.21%。同時,公司2年以上的應收賬款比重不斷上升,2017年到2019年末,2年以上的應收賬款賬面餘額佔應收賬款總額的比例分別是9.66%、17.38%、24.73%。

公司在招股書中稱,業務收入主要來源於政府和國有性質客户,該類客户付款能力強,公司應收賬款發生壞賬風險較小。但是根據招股書披露,截止2019年年底,正和生態賬面依然存在2.35億元的壞賬準備。

image.png

而且,正和生態與介休市園林局、和順縣林業局、和順縣住房和城鄉建設管理局以及唐山曹妃甸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曹妃甸發展集團”)等政府機構或國有企業曾因合同糾紛對簿公堂。

根據唐山曹妃甸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北京正和恆基濱水生態環境治理股份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二審民事裁定書顯示,在2009年至2011年期間,正和生態與曹妃甸發展集團九項建設施工項目和四項設計項目,簽約的合同金額接近2億元。招股書披露,正和生態承接的曹妃甸發展集團的項目均已經完工,但是目前已完成結算的只有曹妃甸工業區迎賓路道路景觀綠化工程,合同金額僅50.13萬元。

正和生態在招股書中稱,由於當地政府部門機構調整,導致結算中斷,公司已於2019年11月對唐山曹妃甸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發起訴訟,擬通過法律途徑解決其應收賬款問題。

其實,正和生態早在股轉系統掛牌的時候就出現過諸多訴訟的情況。2016年12月20日,正和生態發佈公告稱,公司於2012年12月與勝溪湖簽訂了《孝義市勝溪湖濕地生態治理項目三期(BT模式)工程建設施工合同》,合同價款為2.35億元。合同簽訂後,正和生態按合同要求完成了上述工程項目的設計、工程建設工作,經勝溪湖竣工驗收後已經投入使用,而勝溪湖卻沒有按合同約定支付工程回購款,孝義市人民政府作為債務接管人也未履行償債義務。正和生態特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依法判令勝溪湖支付工程回購款(工程款及財務費用)1.05億元、違約金(逾期付款利息)922.29萬元、設計、科研費297萬元,合計達1.17億元。

根據我們在Choice的查詢顯示,正和生態類似的起訴並不少,2016年就有5次類似情況的訴訟。

image.png

正和生態曾在2016年半年度報告中明確表示,公司存在應收賬款風險。為此,正和生態專門組建了由董事、高層及業務人員參與的回款小組,加強應收賬款管理,針對不同地區不同項目制定不同的回款方式,通過多種手段加強應收賬款催收力度。

但是從招股書中正和生態的應收賬款和壞賬情況來看,頻繁的起訴及催收工作的效果可能比較有限。

頻繁違規,新三板掛牌期間屢遭處罰

值得注意的還有,根據查詢到的相關司法判決顯示,在正和生態履行曹妃甸工業區納潮河南岸公園綠化工程合同期間,時任正和生態副總裁韓立賓還向時任曹妃甸市政工程環境衞生管理有限公司(後更名為唐山市曹妃甸區市政園林工程有限公司)經理李興源行賄,為正和生態工程預付款結算提供幫助,加快了預付款結算進度。

image.png

內控方面,保薦工作報告顯示,正和生態曾在2016年、2017年存在利用7張個人卡收取供應商資金用於發放獎金及支付無票費用,正和生態就上述事項向供應商支付2726.79萬元,轉回個人卡2632.62萬元,用於發放獎金績效2306.67萬元。

在招股説明書中,正和生態表示,出於税收處理考慮,2017年,存在公司向供應商支付款項,並通過實際控制人張熠君控制的卡收取供應商返回的資金,用於向公司員工發放獎金績效及支付無票費用、成本的情形。

正和生態提及的向供應商支付的金額為2183.09萬元,而供應商轉回的金額為2106.20萬元,支付款和轉回款中76.89萬元差額為供應商根據其自身税率計算所扣掉的税金。而對於轉回的金額,正和生態表示,908.98萬元被用於支付2017年員工的獎金績效及高管EMBA學費,其餘用於發放2016年度計提的應付員工的年度獎金績效及報銷無票的費用及成本。以上款項的違規支付也顯示出正和生態內控工作的混亂。

此外,2017年,正和生態未能按期披露年度報告,違反了《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公司信息披露細則》相關規定,構成信息披露違規,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有限責任公司對正和生態採取出具警示函的自律監管措施,對正和生態時任董事長張熠君、董事會祕書馮豔麗採取出具警示函的自律監管措施。2017年,正和生態因以前年度施工項目存在年度間暫估成本與發生成本不一致、 預計造價與合同額有較大差異、完工進度存在差異等情況,造成營業收入、營業成本的跨期差錯,構成了信息披露違規,再一次被股轉系統出具監管意見函。

編輯:趙凡

  • 微信
  • QQ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人蔘與 | 條評論

版權聲明: 凡註明來源為“中國水網/中國固廢網/中國大氣網“的所有內容,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表、音頻視頻等,版權均屬E20環境平台所有,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和作者。E20環境平台保留責任追究的權利。
媒體合作請聯繫: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dt.winland.biz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水網 版權所有